T.T

"The universe says I'm going to be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you"

【隐囚】乱流(下)

•原著卢卡穿越到if线监管者卢卡 

•隐囚only,ooc致歉 

•入坑交党费 

注:if线设定是卢卡在大火中丧生后被复活,阿尔瓦存活,后来来到庄园卢卡监管者,阿尔瓦求生者,其他和原设定一致 

•烂尾来了( 

Enjoy! 

——————————————————————————————————————— 

原au的场合 

  多久没见过这种场景了? 

 

 

  卢卡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因为身高原因他不得不仰着头,他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脸上的伤疤刺痛了卢卡的双眼,无数个在监狱辗转难眠的夜晚,直到在庄园的每一场游戏,他难以摆脱的永恒梦魇,又是他最思念的往昔的最后一片书页。 

 

 

  阿尔瓦•洛伦兹,他的老师,或许已经恨他入骨了。 

 

 

  “哈,沙蝗,拟叶的螽斯!你今天是不是不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抓到,是来到庄园后的生活太惬意了?果然小偷就是小偷,不管在哪里本质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明明语气是理直气壮的,可眼神却一直在不断闪躲,不敢与阿尔瓦对视,一边说着卢卡一边跑到一块板子后面,不知是为了戒备还是想要隐藏自己的身形。 

 

 

  “好久不见,卢卡斯,正式的。这把游戏我佛系,所以别想着投降。”看到板子后小小的身影颤抖了一下,阿尔瓦勾了勾嘴角,“我想我应该欠你一个解释。” 

 

 

  “我不需要!”卢卡不再管阿尔瓦,他用尽生平最快的速度向前奔跑,过去无数次他不断的质问,揪住对方的衣领近乎崩溃地寻求一个答案。如今他终于可以知晓,可他早就难以面对。 

 

 

  在恐惧,因为一个已知的答案而不断踌躇不前,或许早就难以面对了。 

 

 

  阿尔瓦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对方后面,他没有攻击,只是慢慢跟进,其他求生者默契地没有打扰他们,他们就这样不断向前,直到卢卡精疲力尽,直到走到地图边缘。 

 

 

  “你还真是执着,这是什么?虫子的意志力?”卢卡嘲讽地干笑两声,“要杀要剐就赶紧吧,解释什么的根本不需要。” 

 

 

  “对不起,卢卡斯。”“……什么?”卢卡愣住了,他看到阿尔瓦单膝下跪,与他达到了平视,对方的手紧紧扶住了他的肩膀,可又小心翼翼不至于让卢卡感到疼痛。现在卢卡身上连磁极都没有,忽略锁链与囚衣,面容与伤疤,就像过去一样,师长语重心长地教导他的学生,卢卡嘴上应的很快,但是总是会叛逆地故意违背,阿尔瓦也只是嘴上训训,最后还是认命地为对方处理烂摊子。 

 

 

  “你都知道了。”是肯定句。卢卡早在一天前就知道真相,因为那一次意外地灵魂互换事件,但或许更早?“所以我已经不需要解释了……” 

 

 

  “不,”卢卡诧异地抬头,“你知道是一回事,我欠的解释是另一回事。而就此来看,我并不算个合格的老师。” 

 

 

  “我很抱歉,我没有把事实早点说出,我们本不该至此的。”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我明明……明明……”卢卡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猛地从地上站起,狠狠揪住阿尔瓦的衣领,阿尔瓦那毫不在意甚至是愧疚的表情让他怒火中烧。凭什么?凭什么他一句解释就把错误都归到了他的身上,凭什么他可以露出这副表情,凭什么……凭什么他可以不在乎自己杀了他的事实? 

 

 

  “你只要像过去一样,把我抓住,放血,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都是你的错!都是……我……”卢卡蹲下来掩面哭泣,眼泪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比被放血时的他还要狼狈,那是精神上的创伤,远比身体要难以治愈。 

 

 

  阿尔瓦反倒是慌了,他不顾卢卡的挣扎将对方抱在怀里,高大的身躯与弱小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卢卡不断捶打着,但都是无用功,阿尔瓦像哄一个胡闹的孩子一样拍着卢卡的后背,最后卢卡倒是不挣扎了,只是嘴里一直在喃喃些什么,似是“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了,卢卡斯。”一天前那个异世界卢卡斯的脸浮现在眼前,他的评价是那么犀利,一针入血。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不怪你。”怀中人渐渐停止了哭泣,只是默默抱着阿尔瓦,此时不需要别的言语,无声的相拥是最好的安慰。 

 

 

  卢卡红着脸埋在阿尔瓦肩头,好尴尬,互诉衷肠什么的太老套了。阿尔瓦也掩饰般咳了几声,“那个……游戏要截止很感谢佛系不是沙蝗再见啊不再也不见!”卢卡猛地把阿尔瓦推开,手忙脚乱地踉跄着冲向早已开启的大门,期间还不小心没控制住力度放了个电,如果卢卡回头就会看到炸成一头乱毛的阿尔瓦,实属可惜。 

 

 

  阿尔瓦拨弄着自己的头发,看来自己对徒弟的教导仍然任重道远。 

 

 

  看来下次见面一定要单独指导他礼仪。 

——————————————————————————————————————— 

If线的场合 

  “沙蝗你难道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卢卡斯气冲冲地找到正在修机的阿尔瓦狠狠敲下一棍顺便给机子套了一个失常,嘴里念叨着“我的星星我的排位分都要掉光了”一边极不情愿地把阿尔瓦牵到大门口等其他求生修开机后直接让阿尔瓦开门走人。 

 

 

  失常以后等开机,讲究。 

 

 

  卢卡斯一点也没变,叽叽喳喳的,倒像只冬蝉。“对不起。”阿尔瓦突兀地说,卢卡斯却回头不满地看着阿尔瓦,“我又不缺你的道歉。”他低声嘟囔,随后凑到他的老师面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本来卢卡斯只想抱一下就走,但没想到阿尔瓦发力把他紧紧禁锢在这个拥抱中,随后低沉地开口:“不要走。”卢卡斯沉默了,“最讨厌老师了。” 

 

 

  “行了,门开了,滚出我的庄园。”卢卡斯把人放在大门口,“我爱你,卢卡斯。”阿尔瓦看着卢卡斯不断涨红的脸微微一笑,点下了投降键。 

 

 

  “这个沙蝗!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话说的直白得离谱啊!”卢卡斯红着脸退出了游戏。 

 

 

  下次还是放血……算了,挂飞他补偿我失去的星星!卢卡斯愤愤地想。 

———————————————————————————————————————

拖了那么久很拉的下终于放出了!知道拉别骂了别骂了orz

说不定国庆连更(危险发言)

谢谢大家的喜欢与支持!(暗示点赞)(被打)

评论(8)

热度(294)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